中国首部8K HDR电影拍摄花絮2(甘加站)

“ 观景台上面,风大得很,冷得骨头发疼。”国内独立组的一位工作人员边打着哆嗦边说,他刚从八角古城附近的观景台下来,除了他对衣着的疏忽,剧组的人几乎都穿上了冲锋衣。 整个甘南州地处高原,是典型的大陆性气候。这里常年气温较低,年平均气温只有4度。而7月,已经是最暖的月份了,不过日温差大,下午平时还是接近20摄氏度,一过6点,不仅温度骤降,野风还使劲地嗖嗖袭来,连无人机操作起来都有些“摇摇晃晃”。 八角城是古代甘青交通的要冲,也是历代中央政权与吐谷浑、吐蕃、西夏、嘶罗王朝剧烈争夺的军事重镇,因城墙有八个角而得名。而这里位于甘肃省夏河县甘加滩东部央曲河与央拉河交汇的台地上,景色分外妖娆。为了展现8K HDR的优势,将甘加的壮丽风景收纳其中,摄影师爬上了近百米高的观景台上寻找高机位,同时通过无线对讲机与导演沟通拍摄事宜。几个镜头拍摄完后,导演决定动用无人机,寻找更多的角度来完成拍摄。 前来协助的飞手Evan从甘加草原赶来,刚刚完成了一组国际组的风光拍摄。甘加草原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甘加乡,距夏河县以北33公里处,有公路直通。甘加草原属于草甸草原,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,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主要畜牧业基地之一。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,风景极好,而国际摄制组的人员就在这完成了7月20日的拍摄。 “由于是高原地区,空气相对会稀薄一些,无人机的操控要做一些调整“。飞手Evan解释着。随着海拔的升高,环境的变化,飞机的动力也会发生一些改变,因此操控需要”小心些“,适应了这种变化之后,再去做镜头拍摄会”稳一些“。 {"type":"block","srcClientIds":["3e3388fc-a1aa-41ea-b28c-6864738fd110"],"srcRootClientId":""} 航拍之后,已是下午19点多。像深圳这样的沿海城市,此时已经入夜,但在甘南,正是最唯美的时刻。和煦的阳光,勾勒出暖意洋洋的黄昏。独立摄制组面对这样的景色诱惑,马上调动人员拍摄,直至太阳下山。 次日21日,独立组继续在八角古城拍摄,并在这一天遇到了他们的”小贵人们“。 中午时分,剧组需要拍摄一组车拍的镜头,导演持着机器在商务车上把车门敞开,跟焦员坐在后座跟焦。车拍戏的重点在于同步,车速与演员骑车速度的同步,跟焦也紧跟着现场位置关系的变化而作预判和调整,这极具要求所有工作人员的默契和配合度。稍一不留神,就得NG。演员就位,焦点就位。”Action!“导演一声令下,演员便骑着自行车动起来。但就在此时,意外的一幕出现了。一群藏民孩子跟着车跑动了起来,就在车的后方追着,这意味着镜头会穿帮,出现了未曾预料的元素。 很快,熊导就意识到这群可爱的孩子的重要性,他在脑海里迅速翻过一页页剧本,决定临场加戏,希望孩子们能够作为临演,参与到拍摄中来。孩子们一听是拍电影,都很兴奋,也乐于配合,但这些孩子不能完全听懂国语,沟通起来并不简单。副导演CJ手脚并貌,还和孩子们一起耍了起来,顺利完成了几个镜头的摄制。21日下午16点,独立组完成了所有在八角古城的拍摄,与这群孩子道别后,遂前往白石崖寺。 白石崖寺的寺主是一位贡日仓女活佛,传承迄今已达六世,藏传佛教公认的非常有影响力的女活佛,“贡日仓”的藏文译为守石山的人。剧组带着敬畏之心来到白石崖山脚下,导演等人前往附近的山谷堪景。山谷碎石杂乱,一条小溪从山谷上往下流淌,原始的自然景色在山谷内,进去必须跨过急流而冰冷的溪水。为了避免搬运器材的过程中在溪流里打滑,剧组的人稳稳地站进冰寒刺骨的溪水中,通过手传的方式将设备运过对岸。 从山谷拍摄完出来,落日只剩下余晖。最后还有一场戏必须在寺内拍摄,摄制组正与时间赛跑。到达寺内,导演穿上斯坦尼康,各已就位,“Aciton!”此时夜空向我们招呼着,天色逐渐向深蓝渐变。“Cut!完美!” 全文 »

中国首部 8K HDR 电影的甘南拍摄之旅(合作市站)

HDR作为热门话题,人们对其热情从未减淡。尊正作为专业影视色彩管理专家,监视技术行业领导者,HDR亦是我们关注的重点,但国内却少有此类型的片源。尊正作为杜比全球战略合作伙伴,拍摄并制作出高质量的HDR素材义不容辞。为了充分展现出8K HDR的技术风采,尊正斥资数百万,开始了中国首部8K HDR技术实验性电影——《18Days》的筹划和准备,于2018年7月正式开机启动。 此次参与8K HDR实验拍摄的摄制团队由国际组和国内独立组组成,两组分别按照各自规划的电影工业流程模式,完成影片的全流程作业。国际组由美国独立电影人,著名调色师Alexis Van Hurkman担任导演,美国电影摄影师Bo Hakala担任摄影执导。国内独立组由获得Gaia48电影节工业技术奖及最佳摄影奖的独立电影人熊科进担任导演。 2018年7月18日中午,摄制团队抵达兰州中川机场,简单吃过一碗兰州拉面后便前往合作市下榻的酒店,这车程一开就是7个多小时。初听合作市,会惊诧于这次拍摄竟会与一个市级行政区展开合作,但一细问才知道,原来“合作市”并非“要与之合作的市”的意思。合作,本身就是这里的地名,隶属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。历史上,这里曾被称作“黑措”,是藏语的音译,意为羚羊出没的地方,因此这里也有“羚城”之称。1956年5月,州人民委员会所属部分机关率先从夏河拉卜楞迁来此地办公,地名亦同时改为合作,既取藏语谐音,又象征民族团结、和睦。下了高速,我们的甘南友人早已在路口等候,用献哈达的方式欢迎我们的到来。献哈达是藏族人民的一种礼节,意为对对方表示尊敬、纯洁、忠诚、诚心。 次日的拍摄场景包括了汽车站和一家自行车骑行店,当天晚上,两组的场地制片前往合作市汽车站堪景,导演得到场地信息后判断是否为可用场景,并用手机测量软件计算和评估第二天光照的情况,为明天腾出更多的有效拍摄时间。第二天,用过早饭后,独立组率先到达汽车站调试设备,接着副导演CJ给演员讲戏,并开始使用斯坦尼康稳定器拍摄。国际组到达拍摄地点后,则先布置灯光,更多的使用滑轨进行拍摄。由于拍摄地点相同,会出现互相“穿帮”的可能,但两组人员事前已做了有效沟通,避开了拍摄路障,拍摄过程十分顺利。 但紧接着的自行车店拍摄,两组都遇到了一些困难。国内组希望通过长镜头的方式来表现一种现场情绪,而在这个过程中,光线突然发生了一些变化。转眼间,乌云密布,突变的天气与剧本的要求产生冲突,因此独立组决定明日早晨再进行拍摄。此时,国际组也到达拍摄地点,而现场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。国际组需要重新调整拍摄计划,拍摄一旦发生变化,就必须考虑到剧本中前后场景衔接等相关的问题。最后国际组在整体的拍摄思路上做了调整。在天光逐渐暗淡的情况下,利用灯光来解决天色的变化带来的困扰,最后完成了这场拍摄。独立组于20日一早,导演召开了会议,他对昨日拍摄的失误和可取之处进行了回顾总结,以提高团队的拍摄效率。随后,返回自行车店继续拍摄。 自行车店的老板非常热情地为摄制组准备了早餐——一袋子大饼和绿茶。这位老板已年过半百,年轻时热爱运动,尤其是踢球,但随着夫妻双双下岗,他们开始劳碌于生计。后来老板重拾运动的热情,爱上了骑行,上手一个月就开始上川藏318线。经过二十八天的骑行,最终抵达拉萨。从拉萨回来后,这位老板就跟爱人商量着,不再做现在的运输生计了,想在合作安定下来,才有了现在的“藏地传奇”自行车店。别人问他,那次的川藏线骑行收获了什么。他的回答是:“可能是找回了自己吧”。​ 独立组在这次拍摄的技术难点在于室内与户外的光比太大,决定在室内布置爱图仕的灯光,最终提前完成了店内的拍摄。但也因为这次补拍,给计划中的行程带来了一些影响,摄制组紧接着,便赶往下一个拍摄地点——历史古镇八角城。   全文 »